巴菲特:提高最低工资无法缩小贫富差距

None
None
哈通社阿斯塔纳5月25日电 华尔街日报网日前刊登了一篇题为《巴菲特:提高最低工资无法缩小贫富差》的文章。文章中,世界最富有的人之一、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沃伦•巴菲特阐述了自己对提高最低工资是否会缩小贫富差距这一问题的观点。以下为全文:

"美国梦"承诺,教育、个人努力和良好品行的结合可以让任何出身卑微的公民成为至少小有建树的成功人士。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一承诺已经兑现。从最成功的例子来看,名列福布斯400富豪榜(The Forbes 400) 上的大多数人并没有优越的家庭背景。

然而,比起那些拥有更为普通技能的男人和女人而言,最近流向具有特殊专业才能的人士的经济回报出现了急剧加速。福布斯400富豪榜于1982年首次推出,上榜者 资产总额为930亿美元。今天,该数字为2.3万亿美元,三十多年时间里增长了2,400%,而在此期间美国的家庭收入中值仅增长了180%左右。

与此同时,这些特殊人才的大批美国同胞却一直生活在美国噩梦中--行为规范且工作努力,却也只是勉强度日而已。1982年,15%的美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到2013年该比例为令人失望的14.5%,几乎没有变化。近几十年来,美国财富的增加并没有给穷人的生活带来太大改善。

这个令人沮丧的事实背后并没有什么阴谋:穷人之所以穷并不是富人造成的。富人的财富也不是不义之财。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为美国人的福祉作出了杰出的创新,或是贡献了管理经验。正因为有亨利•福特、史蒂夫•乔布斯、山姆•沃尔顿这些人,所有美国人才过得更好。

相反,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是先进市场经济不可避免的一个产物。回想一下区区两百年前那个农业时代的美国,彼时,大部分人都有能力从事大部分的工作。在农民只能藉助简陋机械和动物之力的世界里,最有才能的人和普通人之间的生产率差别并不大。

那时候的许多其他工作几乎也可以由任何一个愿意做的工人来完成。不错,一些工人会比另一些工人聪明或者努力,但是其产品的市场价值跟才能稍逊一些的人相比,并没有太大差别。

想像一下,将那个时代的岗位要求与当时美国劳动者的生产技能叠加在一起,这两大就业要素将相当吻合。如今的情况并非如此,类似的叠加将使很多劳动者与好工作的范围并不匹配。

这种不匹配既不是市场体系的错,也不是单个弱势求职者的错。它仅仅是经济发展的结果──滚滚前行的经济引擎总是需要更高层次的人才,而减少对普通工作的需求。

针对这种不匹配,常见的纠错方法是教育。的确,让普罗大众都有机会接触一流的教育体系,这是至关重要的。然而,即便在一个非常富饶的国家、有着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统,很大一部分人仍将只能勉强糊口。

为了明白为什么这么说,可以想象一下假如我们身处一个体育经济中。在这样一个市场中,我将是一个失败者。 可以为我提供世界上最好的指导,而我也会孜孜不倦地提高自己的技能,但可惜的是,不管是在橄榄球场还是篮球场上,我永远不能要求获得哪怕是最低水平的工资。残酷的事实就是,一个先进的经济体系,不管它是由体力技能还是脑力技能所推动,最后都会把很多人抛在后面。

在我看来,美国的经济政策应该有两个主要目标。第一,应该有这样一个愿望:在我们富裕的社会里,每一个愿意工作的人都应该获得能够为其提供体面生活的收入。第二,任何为了实现第一点而制定的计划都不应扰乱市场体系,这是经济增长繁荣的关键因素。

但在任何大幅提高最低工资的计划面前,第二个目标都会难以实现。虽然我希望所有工作的最低时薪都能达到15美元,但这样水平的最低工资肯定会大大减少就业人数,许多只拥有基本技能的工人都会被淘汰。虽然小幅提高工资也是受人欢迎的做法,但仍会令许多勤恳工作的美国人无法摆脱贫困。

更好的答案是精心设计的显著扩大劳动所得税抵扣制(Earned Income Tax Credit, EITC)范围的方案,目前有数百万名低收入劳动者享受EITC。随着符合资格的劳动者收入增加,向他们支付的抵扣额下降。但这不会产生抑制效应:薪资增长往往会推动总收入增加。过程很简单:劳动者提交退税申请,政府向其发放支票。

其实,EITC为劳动者的工作提供回报,为他们增强技能提供了激励。同样重要的是,该制度不会扭曲市场力量,从而使就业最大化。

现行的EITC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欺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应强化惩罚措施。应进行广泛宣传,让劳动者可以获得免费、便捷的申请帮助。关于支付周期,相对于目前年付的规定,月付更加合理,因为在月付的情况下,人们就不必在等待相关款项入账之际去谋求贷款。应当增加退税额,尤其是对收入最低人群的退税。

不存在完美的系统,当然有一些人无法或不愿工作。但EITC的目标是让每一个劳动者获得可接受的收入,这对于一个伟大、繁荣的国家而言是恰当的,也是可以实现的。让我们用一个承诺来代替梦魇:美国将让每个愿意工作的人过上体面的生活。

正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