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的决心:禁猎保护区变身雪豹避难所

None
None
对于吉尔吉斯斯坦那些神出鬼没的雪豹而言,山羊或盘羊大餐是最棒的。这些羊有着弯曲的羊角,块头不小,是山羊和绵羊的野生近缘种,同时也是猎人眼中的猎物。

负责判定物种生存状态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表示,虽然吉尔吉斯斯坦已经实施了配额制度,限制被猎杀动物的数量,但近来非法狩猎愈演愈烈,导致这些有蹄类动物的数量直线下降。而随着主要猎物越来越少,雪豹的数量也在减少,在全球范围内,雪豹都已濒危。

2011年12月,总统阿勒玛兹别克•阿坦巴耶夫上台后,情况出现了一线转机。今年3月,他下令将曾经的禁猎保护区定为雪豹的自然栖息地沙姆什(Shamshy)。这片区域位于天山山脉以北,面积260平方公里。

总部位于美国的非营利组织国际雪豹信托基金会一直在当地社区中开展工作,保护这些动物。他们表示,目前在吉尔吉斯斯坦山区(理想的雪豹栖息地)生活着不到500只雪豹,占全世界总数约10%。在俄罗斯和11个中亚国家,雪豹的数量在4000到6500只之间,也就是说,它们的地盘只有200万平方公里。

拯救吉尔吉斯斯坦的雪豹已经刻不容缓!这个国家位于南北两种雪豹种群之间:北方种群大多在俄罗斯、蒙古和哈萨克斯坦,南方种群则活跃于兴都库什山和喀喇昆仑山。雪豹是一种会迁移的动物,它们定期"背井离乡",进行长途跋涉;而吉尔吉斯斯坦则充当了二者之间的走廊。这种大混合可以加强整体基因库。

从1991年获得独立以来,和前苏联控制下的所有国家一样,吉尔吉斯斯坦在过去25年里一直尝试完成从共产主义的转变。很多国家机构缺乏资金,在政治分析师Eric W. Sievers看来,狩猎证并不总是用于保护作用。相反,"当地的观察者称,这些资金基本上都进了贪官的口袋"。Sievers与哈佛大学戴维斯俄罗斯及欧亚研究中心有一些联系,该机构于20世纪90年代期间,在中亚地区开展了多个发展项目。

在这种大环境下,国家公园和保护区完全不受重视。护林员收入很低,训练不足,装备落后;野生动物保护法不是不能很好地被执行,就是变成一纸空文。

因此,雪豹也遭到重创。吉尔吉斯斯坦政府估计,在过去20年里,雪豹的数量少了一半。仅2003年到2006年的3年间,盘羊也从26000只降至不到16000只。

Sievers说,盘羊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颁发给美国猎人的狩猎许可证的数量比国家法律允许的要多"。Sievers引用了1996年一年的数据,有27只盘羊从吉尔吉斯斯坦出口到了美国,但根据政府档案,"按照吉尔吉斯斯坦的法律",只应该有18张许可证;这意味着至少多了9张。

豹子的主人

阿坦巴耶夫上任后说:"自古以来,吉尔吉斯人一直把雪豹当做神圣的动物和吉尔吉斯勇士的守护者。而首位吉尔吉斯领导人被称为巴尔斯贝克,即豹子的主人,也绝非偶然。"

阿坦巴耶夫接着说,"作为雪豹的后裔,一些吉尔吉斯男人竟然会杀害这些猫科动物,卖掉它们的毛皮,制成帽子和外套,这太不可思议了。这些人简直不是人。射杀雪豹就相当于射杀自己人,出卖雪豹皮就相当于出卖自己的土地。"

国际雪豹信托基金会的执行行政主任Charudutt Mishra说,在帮助雪豹数量恢复这方面,新的保护区有很长的路要走。

"野生食草动物是雪豹的主要猎物。无论在哪里,如果以不可持续的方式猎杀它们,造成数量减少,都会让雪豹的数量也随之减少。所以我们在尝试保护猎物,用这种方法拯救雪豹。"

如果没有了运动狩猎,沙姆什有可能成为雪豹的大本营,当然,前提是这里的野生食草动物数量也能回升。Mishra对此很乐观,他认为种群数量"在未来10年里会翻一倍或者两倍"。

沙姆什这次创新尝试由多个机构共同管理,包括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当地与国际非营利保护组织(比如吉尔吉斯斯坦雪豹基金会)、国际雪豹信托基金会、大卫•谢尔德里克野生动物基金会、为国际濒危野生生物项目提供资金和研究支持的英国慈善组织。

保护区距离首都比什凯克不远,因此对于国际研究者来说很方便。这里也很合适生态旅游者:在这片壮观的土地上,能看到世界上最濒危的大型猫科动物。

国际雪豹信托基金会的开发总监Siri Okamoto说:"沙姆什也需要周边地区的当地人一起合作,开展以社区为基础的各种方案,加强对雪豹保护的支持。"

与过去告别

Sally Case是大卫•谢尔德里克野生动物基金会的领头人,她说5年前"如果你提出这个想法,想要接管吉尔吉斯斯坦的禁猎保护区,当地专家一定会说这不可能"。

"而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朗了, 阿坦巴耶夫先生带来了一种改变。"

2013年, 阿坦巴耶夫在首都发起全球雪豹保护论坛,12个雪豹分布国齐聚比什凯克,签署批准了《雪豹保护比什凯克宣言》,并决定开展全球雪豹生态系统恢复计划。多国承诺确保"雪豹以及与之共存的人民生活在健康的生态系统中,为我们的国家和星球的繁荣与福祉作贡献"。

在论坛上,各国代表团还承诺"在2020年达成一个具体、可衡量的目标":各国应共同合作,确保届时在雪豹活动范围内至少建立20个良性的雪豹观光区。

2014年,吉尔吉斯斯坦政府与吉尔吉斯斯坦雪豹基金会、国际雪豹信托基金会、大卫•谢尔德里克野生动物基金会共同签署了一项协议备忘录,在未来十年内增加对雪豹的保护。

公民护林官野生动物保护计划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旨在鼓励护林员和当地社区成员逮捕偷猎者和违法者。这个项目已经开始对过度捕猎野生有蹄类动物进行控制,帮助Atambayev的沙姆什保护区从狩猎禁猎区向自然保护区过渡。

Okamoto在大卫•谢尔德里克野生动物基金会的杂志《Wildlife Matters》中写道:"协议即将达成,我们现在充满了信心,政治上的支持会让这个项目稳定地开展下去,事实上,政府非常渴望尝试这种模式,因此他们与我们的压力和动力不相上下。"

Case说,如果沙姆什大获成功,"那么政府会考虑让团队继续管理毗邻的保护区,即雪豹保护区的外围,这里正在等待进一步扩展。"
她还补充说:"对于国际雪豹信托基金会和吉尔吉斯斯坦政府而言,接管禁猎区都是全新的概念。在野生生物保护保护方面,从未出现过这种特许。这非常令人兴奋!"

正在阅读
x